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叶王元旦活动/14:00】小星星

叶王元旦14时 小星星

 

一闪一闪小星星

简简单单一辈子

就从头到尾哼一次

忘记智商去做人都愿意*

 

 

 

“你来了。”

 

 

叶修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杭州天气不好,飞机晚点了五个小时。他没有托运的行李,下了飞机就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布包快步去了机场的肯德基。

 

那个包用了很多年了,第五赛季的时候王杰希送给他的。

 

那个小孩在拿了冠军的晚上开庆功宴,大概是喝醉了,或者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凌晨两点给叶修打电话,正巧叶修也没睡——在打荣耀,那个只有接听电话收发短信功能的手机正在旁边,他看了来电显示接了电话,就听到对面传来那个小孩不怎么清晰的声音。

 

——前辈,我喜欢你。

 

还没有等到他回过神来那边就先挂了电话,留下他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心扑通扑通地跳,像一个怀春的少女,红着脸看杭州黑了一片的天,有飞机掠过,他想那是北京来的飞机。

 

 

那个时候他有两个秘密,一个是他其实不是叶秋,一个是他喜欢王杰希。

 

怎么说呢,他也不清楚那是不是喜欢,他没有谈过恋爱,和他最亲密的是荣耀,他和苏沐橙是最佳搭档,但他清楚得很他俩根本不可能。叶修觉得自己这个人大概不是太懂爱情是什么,一个人对事情的理解能力类似于能量守恒定律,他在荣耀上的天赋消耗了他在其他事情上的理解能力。他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会有两个人恰好就互相喜欢然后会在一起,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就是那个时候他能理解的最复杂的事情了,字面意义上的理解,至于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他不太懂。

 

他在苏沐橙看的言情小说里面看到过一句话:这个七十亿人的地球,大多数人从未相逢,少数人擦肩而过。

 

七十亿人,两个人互相喜欢的概率岂不是七十亿分之一乘七十亿分之一。他没有上完高中,概率学的不好。

 

况且,王杰希和他一样都是男人。

 

他在这个小孩儿出道的时候就关注他,忽然出现在夜空中的那颗星星,太亮了,让人很难以不去注意他。打法很漂亮,这是叶修对他的一个感觉;装着成熟的样子,这是叶修对他的第二个感觉。王杰希的第一场发布会说的东西冠冕堂皇,好听得很,但他的视线还是飘得,叶修看得出来,那是在找人,可是视野之内没有他要找的人。毕竟是对手,叶修又足够的理由去关注这个没有新人墙的新人,研究他的打法。

 

“你是我的梦啊。”

 

后来叶修这么跟王杰希说的,后者说这是他听过最美的情话了。

 

魔术师,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在赛场上乱飞。叶修想不出那么多词去写那个时候的王杰希,他说不出来那个时候的王杰希是什么样的,他觉得后来王杰希的粉丝写下的那些漂亮的句子也不是说的王杰希,没有人能写那个时候的王杰希。

 

第三赛季的魔术师惊才绝艳,凡人伸手的时候连他的衣角也触碰不到,只能摊开手去接他扫把上落下来的星屑。

 

所以叶修只能说了那六个字。

——你是我的梦啊。

 

少年时代的梦。

那些看过武侠小说的少年的梦。

 

 

那天夜里叶修第一次失眠,他不知道王杰希是不是认真的,他心中自己应该没有那种七十亿分之一乘七十亿分之一的运气。

 

他关了手机,看着外面的星星,不多,但都很亮。

 

然后叶修又进入了与世界割裂的只有荣耀的生活,他一个星期没有开手机,自然也就没有收到那个小孩儿发过来的短信。王杰希比他小了那么几岁,在他看来就始终是一个小孩,他不懂的喜欢,小孩子更不会懂。对方是在嬉闹,他自然不应该当真。看看了一夜的星星,星星很漂亮,但他的夜晚是属于键盘鼠标的,是属于BOSS的,是属于荣耀的。他和王杰希都改好好做自己战队的队长,带着自己的战队走向荣耀女神,在圣光中去拥抱自己的荣耀,然后功成身退,大隐隐于市,找工作结婚生子,成为一个普通人。

 

而不是和另一个队长在一起。

看上去很有勇气,很厉害的样子。

 

 

【前辈。昨晚我是说真的。】

【前辈。】

【前辈,你有空吗?】

【前辈。】

【我下周夏休。】

【我来杭州找你吧。】

 

开机就是一大堆未读的短信。

都来自一个人。

 

然后呢。

然后他穿好了衣服,去剪了头发。

然后呢。

然后他看了一本苏沐橙的言情小说。

然后呢。

然后他在俱乐部门口看到了一个穿着灰色短袖和牛仔裤的小孩。

然后呢。

然后那个小孩向他走来。

然后呢。

然后他说你来了。

然后呢。

然后那个小孩跟他说喜欢。

 

“前辈,我喜欢你。你和我在一起吧。”

 

叶修一直没有问过王杰希为什么会喜欢他,王杰希也从来没有提起过,他甚至怀疑那个人是不是斯德哥尔摩,毕竟当年是一杆却邪用最土的打法把魔术师从扫把上挑下来了。

 

二、

 

“你来了。”

 

王杰希站起来,接过叶修手里的包。

 

现在已经是第十二赛季,王杰希不得不服老得开始打起了轮换,高英杰成长的很快,他也没那么担心微草的未来了。而叶修没有继承家业也没有留在联盟总部,他在离西湖不远上住下来了,偶尔帮兴欣打boss带新人,更多的时候是经营他开的那个小茶馆。拿了世界冠军之后的叶修在西湖边上开了一个很老北京的茶馆,那些吊起来的笼子里的鸟还是他托了叶秋从北京空运过来的。

 

第五赛季表白了之后,王杰希跟着还叫叶秋的叶修在杭州带了五六天,天天都拉着叶修去西湖边上转。

 

 

“你很喜欢西湖?”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要我说江南最好的地方就是这个湖了。”

 

“大眼,我说你要是不打荣耀的话肯定是个学霸。”

 

“很多人都是这么说的。”

 

“是吗?”

 

“但你要知道,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你说个话都要掉书袋的,又少年老成。到还真容易蒙蔽众人。”

 

“这又不是我愿意的,不过我的确很喜欢看书。我给你讲过吗,我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医生,都是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从小就让我多读书,我小时候他们买了好多书放在家里,沙发上,矮凳子上,就是为了我随时能够够得着。这么多年,我买其他东西他们都会说些什么,只有买书,从来都是直接拿钱。知识改变命运,他们不是北京人,现在能在北京过得不错,大抵是应了这句话。”王杰希坐在西湖边上,湖风吹起他的衬衫,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他身上,“可是我大概天生不是读书的料,不逃课,按时完成作业,但是也没有多余的学习热情,永远是中流,不被表扬,不被批评。可以算得上平庸。”

 

“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所以你答应我我觉得挺奇怪的。你不知道我的过去是什么样的,我们除了打比赛私下几乎没有见过面。你大概只见过在赛场上起飞的魔术师和被打断了翅膀的王不留行,但是你没有见过那个平庸的我。我很早以前就想把这个平庸的自己说给你听,但是那就是知浅言深了。现在我大概可以跟你说一说了吧,”王杰希低着头看水面,看水里的鱼,看水面泛起的波光凌凌,“我努力学习过,但是成效不算显著,然后就放弃了。我做数学的时候曾经也有过想出别人都想不到的方法的时候,但是更多时候是我考一个很普通的分数,所以我也不去想了。我在日复一日之中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有北京户口,我家里条件还算不错,我就这样一直做一个中流以后也不会过得太差。后来我遇见了荣耀,林队来找我的时候,我第一次认真的思考未来。”

 

“第二次是第五赛季拿了冠军的时候,我捧着冠军奖杯的时候想起了你。”

 

“斗神,一叶之秋,我说你不了解我,其实我也不了解。我想了很久我到底对你是什么感情,是后辈对前辈的成就的仰慕又对自己的失败不甘心最后终于赢了前辈之后的畅快还是什么,我想了很久,我觉得那就是喜欢了。”

 

我觉得那就是喜欢了。

叶修也是这么觉得的。

 

他们两好像一开始就是这样有一点莫名其妙的。

 

“你来了。”

“是,我来了。”

 

两个人一起走出飞机场。

 

高速路上还有车,各自驶向不一样的地方。

 

 

 

王杰希这人,认死理,他觉得谈恋爱就要一直到结婚,从小就这么觉得,毕竟他父母就是初恋结婚的典范。后来他和叶修在一起之后不得不接受他们在国内没有办法结婚这个事实。

 

那只是一本结婚证而已。他这样告诉自己。

 

叶修这个人也认死理。荣耀打了十年他也没有腻,王杰希,也不会腻的。

 

*杨千嬅的《小星星》的歌词

 

写在后面的一些话。

 

我可能会写成一个系列,我世界线的老王和老叶,可能和很多人心里的他们不一样,甚至说这更是一个写我自己的私小说。

之前以为上了大学之后会有很多时间写东西,后来发现,可能我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喜欢文学喜欢文字,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并没有一种强大的意念想写些什么。

我总是半途而废。

总是坚持不下去。

希望2018年不要再这样了。

 

我希望变成了一个值得别人喜欢的人啊。

 

这个号以后大概会有全职相关,魔道相关还有杂七杂八的东西。

 

希望18能多写些短篇,最好能有中篇。

希望N1能过,希望cet6能高分,希望绩点能高一点。

 

还好还有个战友一直提醒我我应该是什么样的。

 

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评论(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