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百日喻王/第35天】少年时

喻文州来时王杰希正在树下练剑。
那日雪已经停了,整个中草堂都是白蒙蒙的一片,树枝和屋顶上都是雪,喻文州一路上看着那些小弟子们在扫雪,觉得新奇还去打听了一番如何除雪,末了才想起,等到自己回了岭南,怕是再也见不得这样的大雪了。
“你来了。”王杰希收剑入鞘向他走来,“我昨日不是和你说过了么,下雪不冷化雪冷,怎么不多添件衣裳。”
“你还说我呢,你穿的比我还少吧。”
“我自幼生在京城,自然是不怕寒的,你这第一次来京城就遇上这么个大雪初霁的天儿,也不好好注意一番。况且我是来练剑的,穿得厚重了,又如何练剑?”
“是是是,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喻文州和王杰希真正意义上的相逢是在岭南的某一个冬日,那会儿王杰希还不是中草堂的堂主,他还是林杰的大弟子,跟着林杰学剑法学占星术,学地理,学世间百态。他从七岁拜入林杰门下,从未离开过京城。至他及冠那年,林杰让他远行。
去看看远方的人如何舞剑如何看待剑术,去看看远方的星星,还有远方的人。
然后他就带上了剑,带上了占星要用的那些东西,收拾了行李,去了南方。
和京城大不一样。

最后他在岭南落脚。
算来,他在岭南是有故人的。

虽未见过面,喻文州这个名字他已经很熟悉了。那个人是蓝溪阁阁主钦点的继承人,在旁人看来,这人没有黄少天那种一击必杀的能力,剑术只能说中流,坊间一直都有些关于他和魏阁主的闲言碎语。因为他生的好看,有些言论实在是不堪入目。
林杰和王杰希讲起这些江湖事的时候还一并提了魏阁主和他都想要让中草堂和蓝溪阁重修于好,又说什么希望他们两作为后辈能好好相处之类的。末了,又让王杰希和喻文州有些书信往来。
后来他们讲起的多是一些日常琐事,只一开始两人都拘谨得很,喻文州礼数做得周全,王杰希更是那种在尚未熟识的人面前冷淡得不近人情的路子。两人王兄来喻弟去的,信里无非是些岭南的花开了京城尚在落雪之类的话,这样客套了快一年,喻文州忽在信里夹了花瓣。
说是送王杰希南国的春色。
他回赠了一枝梅花。
后来说的事情就多了,练剑练的不好,想出来的策略被阁主指责了,占星解卦遇到的瓶颈。
某次王杰希和喻文州提起堂主让他娶妻,后者一个月后才递来了回信,祝永结同好。
【我已经拒绝了,还不到那个时候吧。这次喻弟怎得回信如此之迟,可是遇上了什么事情?】
是遇上了些事情。喻文州对着信纸,心中打了好几分稿子,最后只回了一句无事。
有些事情太过复杂,信里说不清楚。

他好像喜欢上王杰希了。

他们那个时候,龙阳之癖算不上兴盛,但是市井之中好男色的人不少。岭南向来开放,喻文州也听人讲起过那些故事。
因为他要接手蓝溪阁,有人捏造过他与魏琛的种种,这些人猜中了他对男人的心思,却不知道有那么一个王杰希。

他也不愿意这些人知道。
那些人说的话不好听,他不制止不了,但他不愿意听更不愿意王杰希听。

他们继续在书信里谈琐事谈自己面对的事情,甚至偶尔也谈起风月,但他们很少提起邻家的少女,也再为谈起过娶妻生子的事情。
某一日王杰希和喻文州说起见面的事情,说他要去岭南了,想去看喻文州曾在信里寄给他的春色三分。
【何日。】
【半月后。】
【我等你。】

“他生的真好看啊。”后来王杰希和高英杰说起了那次相遇,“他在驿站等我,那天在下雨,他撑着伞,穿着蓝色的圆领袍。那次他身上没有佩玉,腰间是革带,挺肃杀的衣裳,在他身上却是温润的意味。和他的字很像。”

喻文州带他去了蓝溪阁,他身边那个叫黄少天的剑客笑他一身绿衣在蓝溪阁格格不入,喻文州笑眯眯地给他递了一件蓝溪阁弟子的衣裳,说是两家关系还微妙得很,他穿一身中草堂的衣裳在岭南怕是不安全。
是一件和喻文州一样的圆领袍。
他是北方人,骨架比喻文州宽些,也比那人高,两人穿着一样的衣裳,又似乎不大一样。

喻文州带着他去逛了岭南的春天。
两人交流了剑术,更谈了很多其他的东西,开始那几天黄少天也和他们在一处,过了几日喻文州就说黄少天有要事要办,不再跟他们一起了。
王杰希早上还看着黄少天想去找喻文州的,他清楚对方的心思,也没戳破。

不过挺开心的。
至少那人似乎和他有一样的心思。

他在岭南呆了大半个月林杰让他回京面圣,作别还是在来时那个驿站,喻文州送了王杰希一枝花,王杰希解下了身上的玉佩。
“王兄是要做神女么?”

王杰希回京城之后收到了来自喻文州的信,写的是那首常有人唱的越人歌。
【我知。】
他回信,夹了树枝。

【我想来京中赏雪。】
【我在驿站打等你。】

“好了你跑来京城不会就是为了赏雪吧。”
“还有看你。”
“说正经事儿呢。”
“听说你过了年便要做中草堂堂主了。”
“是,你也快了吧。”
“我们说不定是一个时候。”
“那就做个约定吧。我们一个时候做堂主和阁主,好好对中草堂和蓝溪阁,要做名传千古的大侠。”
“要让蓝溪阁和中草堂彻底重修于好,百年前的恩怨哪比得过如今的局势危急。”
“这都是前辈们说过的事情了。”
“我们约好了。”
“嗯,还有一件事情……感情上的事情,也请王堂主赏光,和我做个约定。”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