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方王】真相是真04

01 02 03

 

/我早把他安排进全部余生里

 

王杰希把一切归结给联盟的女孩子太少了,而他们待在微草那几年又恰好是青春正好。他进微草当队长那年十八岁,也就是其他人刚考上大学的年纪,没了那么多约束,荡漾春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对于那些生活在校园里的人来说,遇到异性的机会比这群靠打游戏谋生的电竞选手来说要大得多。而他对方士谦的感情,只不过是这种情况下一种扭曲的爱。

这就是王杰希给自己那场无疾而终的暗恋最后的定义。

 

他第一次察觉到这种感情是在第四赛季方士谦陪失眠的他聊聊的那个晚上。让我们回转时光,重现当年那个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阴天的晚上,空气是干燥的,所幸是没有沙尘乱飞。微草正副队长住的双人间关了门,关了窗,屋子里有些闷,王杰希靠在床头整理资料,方士谦缩在被子里。当时的灯应该也是关上了的。

只有路灯的光透过窗子落在书桌上面,上面王不留行和防风冬虫夏草的摆件泛着悠悠的光。

十二点二十,已经过了微草战队应该的休息时间了。王杰希一向作息规律,十一点半睡六点起,认真贯彻队里的规矩,他这个人不喜欢开夜车,他觉得这样又伤身体又效率不高,着实不划算。那天算是个意外,微草又输了一场,队友们和王杰希之间依旧是脱节的——虽然他已经放弃魔术师打法了。

网络上的谩骂很多,脱粉的人也很多,这个赛季出了很多优秀的新人,王杰希作为上个赛季惊艳联盟的魔术师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电子竞技向来都是无情的,实力和成绩决定一切。很多人说他实力下降了,说微草这个赛季怕是不行了,甚至有人不惜画上很长地时间打了一长段文字就为了证明林杰的选择是错误的,他王杰希,根本扛不起微草。

那年他十九岁。

同龄人里有些正在大学里消磨时光把青春埋进名为被窝的坟墓,也有些人已经先走进社会去看人情冷暖,也有人在无数个夜里靠着某个信念追逐着梦想。

而他在整理战队的资料,和千万个人一样看着路灯的光睡不着。

 

“你还没有睡啊。”左肩上突然搭上了一只手,若不是那个声音太过熟悉王杰希也许会从床上跳起来抱紧,一向老成的微草队长小时候经常梦到自己被入室抢劫然后反击小偷无果,这些梦的最后都是血红色的一片,像是有些galgame失败之后的CG。

“我吵到你了?”

“没有没有,就刚刚突然觉得很口渴就醒了,结果我一回头就看到你这双大小眼盯着电脑屏幕,真是瘆得慌。”方士谦去桌面上拿了一瓶开了的矿泉水,还没等王杰希提醒他那是他喝过的,那瓶水就已经空了。

“哦。就,今晚事情有点多,我想着都做了再睡。”

“你什么人我还不清楚,从来不在十一点半以后做事,宁愿第二天早上六点起来就疯狂敲键盘也不会在十二点赶工。”方士谦在他床尚坐下,还穿着印着微草必胜的睡衣,“怎么了,输怕了?”

“不至于,我什么人你还不清楚。”

“觉得对不起林队?”

“也挺对不起你和队里的前辈的。”

“没有啊。虽然平时老损你来着,不过我还是很肯定林队的眼光的。你很适合微草,很适合做微草队长。”

“是吗。”

 

王杰希也记不太清那天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大概是从荣耀谈到人生哲理再谈到北京的夜里没有星星退役之后要去一个没有雾霾的地方,方士谦说以后退役了要出国读书,他家里是书香门第,还好有个哥哥不然也不可能放他出来打荣耀,说他那一家子都是学理工科的他回家经常话都插不上,说他当年打荣耀之前其实成绩很好,说他曾经的梦想是RUC。方士谦这个人平时是挺贫的,王杰希是第一次听他说起了这种称得上抱负的东西。

至于他自己,他跟方士谦说他家就是北京城再寻常不过的一户人家,父母都是做金融的,工作忙,他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奶奶宠他的不行爷爷教他怎么样做人,至于学习,他父母大概是都开出来他不是那块料也就任由他一直做了个中流。后来他荣耀的天赋被林杰看上,跟父母彻夜谈了又去跟爷爷请示了,就收拾行李来了微草,

他说他以后也许还会留在微草,因为放不下。

方士谦就笑他像个父亲照顾他的孩子们,那个年头王杰希还不是被粉丝叫做单亲爸爸的人。

 

他们俩一起打哈欠的时候已经三点半,两人相视一笑,像是高中年代背着宿管开夜谈会的少年。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