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三十六计5H/喻王】你漫长的人生与我相关

老王生日快乐!

我躺平吃粮

有私设黄少女友

 

01

 

喻文州下飞机的时候北京忽然下起了暴雨。王杰希被堵在高架上,听着电话那头的人笑他居然敢开车接人。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从机场的肯德基说到微草俱乐部旁边的早餐铺,王杰希忽然提起上次客场打蓝雨的时候喝过的奶茶,喻文州就顺着说起了各种珍珠。喻文州喜欢喝奶茶在联盟算不得什么秘密,传闻这人还抱怨过联盟怎么没有个主场在厦门的战队。

等到王杰希把车开到机场两人已经把一点点coco吃茶三千这些都讲了一遍,要拿出去说这是联盟两个大神的聊天记录,粉丝们只怕是会以为出自楚云秀和苏沐橙了。

“来了。”

“嗯。咱么这是又堵回去?我订的酒店就在联盟总部旁边,你知道的。”

世邀赛的通知已经下发到各个战队,作为国家队队长的喻文州被要求提前三天到总局开会,喻文州带了些小心思拒绝了要求同路提前去北京玩几天的黄少天,带着个蓝色的大箱子单枪匹马上了北京。至于他那点心思,他自认为是藏得还不错。

 

他喜欢王杰希。

 

大概是从第二赛季观众席上初见那会儿开始的吧,那个时候他还在蓝雨训练营做个吊车尾,却未想能和微草的魔道学者相谈甚欢。当时那人面无表情的说“微草,王杰希”的时候他忽然想起十五岁那年第一次打荣耀赢了,界面上出现了大大的GLORY。然后第三赛季那个人风光得很,第四赛季轮到了他自己,再然后是微草和蓝雨粉丝结下梁子的几个赛季,再然后是第八赛季全明星。仔细想起来两人相识将近十年,互相见证了小半个人生——巅峰与低谷都藏在里面。

这是他喜欢的第二个男人,他在初三那年确认了自己的性取向和常人不同,在打荣耀前谈过一个男朋友。那个人很顺着他,乖乖的跟在他后面,比他矮一点,和他一样喜欢画画,当时他还觉得那就是命中注定的爱情,他设想过未来的各种场景。到后来就淡了,他进了青训营,那个人还在走艺术的路,他们谈不到一起,又没有约会的时间,一来二去那人就提了分手。

说不难过是假的,他大概也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了奶茶。不高兴的时候就点一杯,一颗一颗的咬珍珠就是半个下午。咬着咬着他就发现自己特别喜欢看一个人的比赛视频,打着研究未来对手的旗号,他记得那个人是大小眼,跟他打招呼的时候有些冷冷淡淡的,北方人的咬字,念王杰希这三个字的时候格外好听。他听过很多人念这个名字,从记者到魏琛到黄少天,但只要那个人自己念出来的时候才天生给这个名字添了一种冷清的意味。

 

第四赛季喻文州带队的蓝雨第一次客场打微草,输的挺惨,赛后撸串,那个人拿着可乐站在旁边,像是对月独酌。

“你不吃?”

“我不饿呢。刚打完比赛有点晕,站会儿。”

“哦。”

“你也不过去?黄少天看着挺激动的。说起来,你俩是放了我一年鸽子啊。”

“是是是,毕竟去年也不是个时候。我的情况比较特殊。”

“我知道,各个战队有自己的情况,什么时候放新人,什么时候交接,都是很麻烦的事情。你也当队长了。压力大吗?”

“还好吧。新赛季蓝雨成绩不是很好,不过,我会努力的。毕竟我这种人,挺习惯的。”

“你怎么来打荣耀了?我记得你的画画的很不错,当时第二赛季的时候,我有看到过你在本子上画的叶秋。虽然后来发现和真人不太像,但是很传神。我当时觉得,那大概就是叶秋前辈的样子。”

“喜欢啊。你呢?”

“也是喜欢啊。”

他们两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算是双向的熟起来了,至少在喻文州的印象里是这样。

打比赛的时候约着吃个饭,聊聊人生聊聊理想,喻文州觉得王杰希这人是真的好玩。走了一个多小时就为了找一个巷子深处的早餐铺,大清早的两人就听着狗吠鸡鸣穿过一条条胡同;王杰希跟他讲过自己的前半生,一个中规中矩的学生,懒得背书,解题很快,方法很特别,曾有数学老师赏识过他的天赋,后来又觉得这人到底还是不会走这条路。两个人并肩走过的清晨与黄昏,从南来的人手里捧着奶茶称赞北国的秋色,这和喻文州的第一次爱情截然不同。他觉得自己和王杰希无比相似但又绝不相同,他们有很多共同话题,但也有更多对方未知的领域。

不过他不敢戳破。

他不清楚王杰希的性取向,更多的时候他甚至觉得那个带着他到家里去的北国人就是单纯的把他当朋友。一来二去,都到了第十赛季,都到了世邀赛前集训。

 

“不想开回去了,要不我把车停在机场,我们坐地铁回去?”

“回去?我定了酒店的。就在开会的地方旁边。”

“回我家吃个饭,我家离那里也就两站路,不知道喻队肯不肯赏脸。”

“你下厨?”

“给你接风。”

 

外面的大雨也浇不灭喻文州心里忽然腾起的那点火焰。

 

02

 

到王杰希家的时候将近七点,雨越下越大,看不到星星。门口摆着两双拖鞋,图案已经有一点掉色那双是王杰希的,另一双蓝色的是他第五赛季来北京旅游的时候借住王杰希家那会儿买的。

“你要喝水自己接,我去把菜热了。”

“嗯,你家乌龟又长大了。”

“是啊,平时都养在俱乐部的,这不放假了把他一起接回来,还想着跟他一起在家里赖一个假期的。谁想到会有世邀赛。”

“没想到有一天打荣耀也能和国家荣誉联系在一起啊。”

“那会儿我爸妈也跟我聊过好久关于未来的事情,你知道的,那会儿我十六七岁,还在作文里写又红又专的东西,说什么要报效祖国之类的。我爸还笑我打游戏怎么报效祖国,不玩物丧志就不错了。”

“你当年的理想是什么?在打荣耀之前。”

“做个魔术师?”王杰希看着倚在厨房门的喻文州,边说着手里倒是没停,“我也不知道。还好我遇见了荣耀。”

“我想做个画家。”

 

王杰希也没做太多东西,都是些家常菜,他自己夹了一筷子土豆丝搁碗里了又抬头跟喻文州说:“我想着这集训估计得吃不少外卖之类的,今天就在家里吃,清淡点。正好你住的地方离我家也不远。”

“谢谢款待了。”

“国家队的事情,要找人帮忙你可以找我。”王杰希有些抱歉地看着喻文州,“我不太想做这个队长,国家队这群人,队长副队不少,但我思来想去,你是那个最佳人选。国家队的选手各有特色,这点和蓝雨是有些像的,我觉得,你很能处理这种情况,更不用说待人接物以及你最擅长的战术了。”

“我是该谢谢还是怎么。不过很感谢你的看好。”

无论是第二赛季还是如今。

“说得这么见外,来,吃菜,待会儿我送你去酒店。”

 

03

 

喻文州这份心思,一开始连黄少天都没说,他倒是很早就跟黄少天说过自己性取向的问题,后者还以为他要表白,赶忙说了自己喜欢可爱的小姑娘。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想告诉全世界,他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久,那个人打荣耀的时候会发光,看键盘的时候像在看爱人,那个人是个天才,他的大小眼是上天盖的戳。可是他不敢。

毕竟他们都是公众人物了,两人都是豪门队长,微草和蓝雨之间还有这些那些弯弯绕绕的关系。他只能手机上把北京设定成常驻城市,看哪日下雨哪日晴,朋友圈分了组,给他分享一些日常的小惊喜。然后生日的时候互赠礼物,那个时候他会错觉两人已经互通了心意,毕竟收下礼物的人看上去都很满意。但他不敢越过那条线。

两个人看上去很像那么会事儿,又很不像那么会事儿。

第九赛季的夏休期,蓝雨的正副队留在俱乐部做最后的资料整理,喻文州手里拿着东西,却恰好电话响了,只得让黄少天接。

好不巧,那只是个骚扰电话,黄少天接起挂断,然后屏幕上出现了喻文州忘了关闭的网页。荣耀论坛的八卦版,内容是喻文州和王杰希在一起的十大证据,名字叫星与海,一看就是小姑娘脑补的东西。黄少天作为久被同人毒害的人也算是知道荣耀那几对很火的真人CP。喻王肯定不火,这是他的第一反应。我去队长为什么在看喻王,这是他的第二反应。我记得队长喜欢男人,这是他的第三反应。

“队长……”

“你都看到了?”

“你……喜欢他?”黄少天觉得自己需要花一些时间去组织语言,队长喜欢男人和队长喜欢微草队长对他的冲击相差还是很大的。

“不瞒你了。我也不太好说,一见钟情你知道吗?和你跟你小女友不太一样,我觉得我可能上辈子就和他遇见过了,这辈子只是来续未了的缘分……”喻文州自知自己这话说的像坠入爱河的小女生,但他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句子来说他和王杰希的初遇。

与王杰希初遇,大概就像,与荣耀初遇。

“队长你这真不像我队长,不是我说你啊,你说你一见钟情……王杰希那个大小眼儿你居然一见钟情了,等等那就是第二赛季吧,我还算是个见证人?第二赛季到现在,你谁都没说过?你怎么憋住的,要是我有这么强的忍耐力的话……赛场上我还是可以的。不过队长,你打算怎么办?”

“我能打算怎么办,你这不还叫我队长吗?”

 

蓝雨队长啊。

 

“去追他吧。”黄少天也懂喻文州的顾虑,“喻文州。”

 

04

 

到底喻文州还是不敢下手,黄少天倒是在旁边助攻得开心,用着各种法子给他们创造二人世界。

“你都去过他家了?”

“他亲手给你做饭?”

“我女朋友也这么对我的。”

虽然我的男性好友也似乎这样对我过。

黄少天也不太懂男人之间的爱情是怎么样的,他只有一个女朋友,就是他说的那种很可爱的小姑娘,跟王杰希的差距着实有点大。他拿着王杰希和喻文州的种种和自己与女友对比,末了又和自己与朋友之间的相处对比,得不出个所以然来。

理智告诉他这个联盟虽然男多女少,但和喻文州一样的人应该没那么多,王杰希大概率不是其中一个;感性上他又很希望自己队长这份将近十年的暗恋能有个结果。那段时间他帮着喻文州在网上查攻略,还主动跟女友聊起了耽美小说。

不过没什么作用。

喻文州还是依旧如常给王杰希播报天气,聊聊蓝雨旁边新开的奶茶店,或者分享自己新画的画,他们也会谈起荣耀,但更多的时候会把话题延展到更广阔的地方。喻文州不希望自己和王杰希之间只剩下荣耀,他想过有一天他们都退役了,不再是公众人物了,如果那个时候王杰希还是单身,他可以开始追他,那时候他们会有很多从多年前就开始聊的话题,与荣耀无关,只与广阔而漫长的人生有关。

这大概是他想到的追人的方法,算是他上一段失败的爱情给他的一些教训。他记得他和那个人就只剩下艺术这一个话题,他们从穆夏聊到马若雷尔,再聊到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他们散步的时候讨论色彩和光影,吃饭的时候那人提起了摆盘的风格。

 

05

 

世邀赛的时候喻文州见到了另一个王杰希。没有比赛的时候,那个人独自在苏黎世的街上走,用不太流利的英语去探索这个国度的风土人情。后来他也跟着王杰希一起去走过苏黎世的长街短巷,看教堂上飞过的白鸽和落下的太阳,某一日他们聊起了诗歌,才惊觉都喜欢聂鲁达那句在塔塔尔春天尚未露出春光。王杰希说他遇见了知己,又说起了未来。

他们其实经常谈起未来,但很少说到什么确切的规划,比如什么时候娶妻生子,后半生要在哪里定居。喻文州记得王杰希描画的未来是没有雾霾的晴朗天,白猫趴在脚边,木地板木书桌,还有敲击键盘的声音和着呼吸声。喻文州说自己也喜欢猫,喜欢胖胖的手感很好的那种,毛长长的。王杰希用手在空中比划那只猫应该是什么样的,说到有些地方和喻文州相视一笑。

清晨的苏黎世人不多,他们两似乎在一个时间停止的空间里。

说未来。

 

06

 

再然后他们就拿了世邀赛的冠军,双一还是最佳组合,战矛与枪炮也重新站在一起,牧师的治愈术恰到好出,宛如刺客的剑客给人致命一击,魔术师解封,术士和元素法师开始吟唱,弹药炸开了满屏的花……赢得不顺利,但到底最后如叶修所说,在出线的基础上争取冠军。

“是冠军。”

庆功宴上职业选手也都喝了酒,毕竟那可是世界冠军啊。

是最高的荣耀。

喻文州倒是没有酒后乱性,他和半醉地王杰希一起回了房间——王杰希的房间,一起睡了一晚之后无事发生,还是蓝雨队长和微草队长。回国之后他依旧照着原来的步伐走向王杰希,黄少天给他提供过很多追人的技巧,都被他否决了。

某一个在苏黎世闲逛的清晨,他看着王杰希的侧脸下定决心要追这个人,虽然很快就被说是知己打击了信心,可喻文州这个人啊,从来不缺韧劲。

他想要渗透进王杰希的生活里。

然后等某一天。

 

07

 

某一天,他们挨个退役了。

他去了王杰希的退役发布会,下面的粉丝哭成一团,那个人在聚光灯和粉丝的口号声中最后一次走向了选手通道。王杰希交接好了微草的一切,从此不再是微草队长,只是王杰希。

而喻文州在第二年退役,卢瀚文接了队长的担子,另外有个小姑娘接手了索克萨尔。他邀请了王杰希到现场,让那个人看着他在聚光灯中离开。

然后他发了短信,让那人在选手通道的出口等一下。

 

08

 

我喜欢你,希望你可以和我在一起。

我从第二赛季就对你一见钟情。

我第三赛季的时候反反复复看过魔术师的视频。

第四赛季开始我期待和你的交手。

第五赛季我祝贺你的冠军,也希望我们能站到同样的高度。

第六赛季我实现了愿望。

第七赛季我跟着你在北京闲逛,无数次想表明心意。

第八赛季我敬佩你的良苦用心。

第九赛季有人跟我说,去追他,喻文州。

第十赛季我还是顾虑。

然后是世邀赛,在苏黎世的街头我下定决心,你说我是知己。

我不懂怎么追魔术师,我猜不透魔术师的心思。

我只能用自己的方法让你漫长的人生与我有关。

你愿意吗。

 

09

我愿意。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