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叶王七夕大逃猜】昨晚开始下雪

有人猜到是我好感动1551
七夕快乐,再次感谢带我玩的大佬们

叶王安心委员会宣传:

放在前面的碎碎念:感谢各位大佬带我玩,七夕快乐!


 


昨晚开始下雪


 


某一日他们开始翻起陈年旧账,大概是说起王杰希二十二岁生日那一年叶修的失约,又或者某一个约好一起窝在被子里看苏沐橙推荐的电视剧的冬日王杰希在战队呆了整夜。他们从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开始吵,等到天擦亮的时候说起叶修曾经小半个十年隐藏身份。本来都不是什么容易发火的人,王杰希对队员们严肃,叶修被别人称作脸T,可熟悉都人都清楚这两人都是懂得设身处地为旁人思考的。


王杰希站在镜子前刷牙,屋里的另一个人大概是在灶台前做早饭。说来也奇怪,王杰希在粉丝那里担着微草好爸爸的人设,却是从来没有点亮过做饭的技能,他忽然想起有一年点到荣耀论坛的水区,有粉丝在做同人周边的宣传,是一个做饭的王不留行的立牌,评论里一水的想吃王爸爸做的饭,结果他身边翻着杂志的叶修听得他的笑声忽然凑过来,拿出斗神三连冠的手速抢过他手里的手机发了一句怕不是黑暗料理。然后呢,大概是王杰希那个小号被一群粉丝追着问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王爸爸做的是黑暗料理你吃过吗之类的。


他记得那个时候叶修或者说叶秋,掐了烟,笑着说了句,我吃过啊。


 


是第四赛季的夏休,他们刚在一起不久。叶秋在决赛被季冷舍命一击,赛场失意,情场倒是得意,用一个赛季去转型调整的小魔术师在现场看完了比赛,又匆匆忙忙地跑到选手通道的出口等着从来不会面对媒体的叶秋。他是想要安慰他,却不知道从何开口。然后就见着嘉世队长还穿了队服,叼着烟从通道里走出来,右手插在兜里,左手伸向他。再然后被他拉着去了北京。王杰希以为叶秋是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生在西湖边上,吃的都是什么醋鱼红糖面之类的东西,落地第一天就带着叶秋七拐八拐去了一个豆汁儿铺,看着那人面不改色地干了豆汁儿之后却是愣住了,他本来准备好了一大段安慰叶秋的话,从这个不好喝的豆汁儿起头。


得了,人家没觉得不好喝。


末了他也只能看着叶秋不说话,自己也闷头把豆汁儿干了。他本来想着好歹说一句都过去了,明年再来之类的,却是那人先开了口,老王,去你家吧,我想吃你做的菜。


叶秋说得诚恳,那双平时盯着电脑屏幕就像豺狼盯着猎物的眼睛就那样直愣愣地看着他,从小到大没有进过厨房的王杰希鬼使神差地点了头,到他意识到自己答应了对方什么时候他们已经从豆汁儿铺走向了菜市场。天地良心,真的不是他想谋杀亲夫。


王杰希趁着在路上的时间上网搜了两个菜谱,他自己先答应了叶秋,也不能当场变卦。十五分钟,他敲定了番茄炒蛋土豆丝还有一个炒肉丝,具体用什么炒,他决定先去菜市场看看。


虽然没有进过厨房,但是他从小帮母亲提菜,选菜的本事还学的不错,至少到他进厨房的时候为止,叶秋都觉得自己的请求无比正确,穿上微草绿的围裙的王杰希还是很像那么回事,他还顺手偷拍了一张。然后,他吃到了肉已经快咬不动的白菜肉丝,淡的没什么味的炒土豆,番茄炒蛋还行,勉强可以下口——叶秋喜欢吃甜的番茄炒蛋,这个让随便查菜谱的王杰希误打误撞了。


“你不会做饭啊。”叶秋一边加了一筷子蛋在碗里,一边问王杰希,“那干嘛还答应我。”


“……我以为这个挺简单的。我小时候也经常看我妈做饭的。而且,我感觉你似乎很想吃我做的饭,但愿不是自作多情吧。就是在豆汁儿摊的时候。说起来,你一个杭州人居然能一口干了豆汁儿,而且,还特别享受,挺神奇的。我说你,注定就是得嫁到北京来的。”


“我嫁到北京?”叶秋放了筷子,把这句话重复了两边,笑着答道,“今晚试试?我嫁过来也要你受得住的。其实……我本来,我本来就觉得北京这城市挺不错的。没打荣耀之前,我也想过念北京的大学。所以豆汁儿,我已经想了很多年了来着。不过,我让你做你就做啊,说出去,别人不编排我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药了。”


 


灌下了迷魂汤药,只是今天那些汤药好像已经过期了。王杰希思考着他们的感情出了什么问题,顺带着思考昨晚北京为什么会下雪。大概是日子到了,寒冬已至,他忽然意识到已经快要到冬休了,他已经打了半个赛季的轮换。他回忆起自己和叶修的争吵,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又也许更早。


他们第三赛季结束的时候在一起,七年之痒的时候一起打了世邀赛,两人住的对门,四号队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曾经敲过领队的门,他们在苏黎世的夜晚一起看过明星,在连败的时候因为配合不好面对铺天盖地的指责的时候,王杰希将自己的全部交给了叶修,第七年的时候他们在国家队队长的隔壁压着声音放纵自己,他们互相说狠话,又在结束时力竭地低声笑。


王杰希以为那样,他们就安然度过七年之痒,然后相守一生。


是了,那个时候他们也吵过的,不过都压到了决赛之后,他害怕叶修又一次消失,他害怕他又一次找不到他。他们开始说起未来,谈起自己的童年与家庭,他们互相填补了对方小半的生命,但还有那么长久的过去,他们都来不及参与。王杰希和叶修说他可惜他们相遇的太晚,只能期许未来。叶修捧着花拿着戒指在家里向他求婚,却迟迟没有带他回过叶家。


王杰希旁敲侧击,也带着叶修去了王家。王家父母在知道自家儿子的决定之后也想过罚他,到底还是狠不下心来,在大学里教书的两口子对儿子最放纵的无非两件事——职业和婚姻。


“我们希望你能记住我们曾教过你的所有东西。这次你的选择,不违背我们教你那些做人的准则,更没有违法乱纪。我们不拦你。我们只是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这是你自己做的决定。你们这条路不好走,当初你走职业选手的那条路,当然也不好走。你是我们的儿子,我们相信你能坚持。”


 


王杰希关了水,镜子被热水的水汽遮住了,他看不清自己的脸。


他们第一次闹得不开心是什么时候?他一边在镜子上用手指写字,一边回想当年。似乎是第五赛季吧,他们都忙,各自战队有各自战队要解决的问题,叶秋要去协调他的新队友,王杰希的转型似乎很成功,微草常规赛一路领跑剑指冠军。他的恋人是荣耀联盟嘉世王朝的开创者,手里有三个冠军和一个亚军,那个人在他出道的时候是无法战胜的斗神。是,他始终有些不平衡的感觉。那段时间叶秋忙着嘉世的事情没怎么联系他,他也就和叶秋赌气又或者和自己赌气,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叶秋,两个人就偶尔在QQ上说说近况,不冷不热的过了小半个月,一直等到常规赛嘉世客场打微草,两人才在北京见了一面。


那日在下雪,王杰希记得叶秋跟他说过想要在北京看雪。


他发了消息越叶秋在那家他们常去的餐厅见,他定了靠窗的座位,发布会一结束就把微草一众人交给了方士谦,自己急匆匆地赶去见叶秋。那个人不会出席发布会,自然,也会比他到的早,他怕那个人等得不开心。


然而那个人不再那里。


他怕是叶秋走错的地方,又发了短信,那个人一直没有回他。王杰希喝着柠檬水回想刚刚的比赛,这个赛季嘉世的状态不太好,他看得出来,叶秋很努力地在带着这支队伍,他一个人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可他看着却是觉得一身红色的一叶之秋空有一身决绝。特别是最后战场上只剩了他一个嘉世的人,王杰希有种英雄末路的感觉。


可是叶秋,也不过才二十二岁而已。


他盯着杯子,没有注意到那个人已经披着一身风雪坐到了他面前,还是那个人递过来菜单,问了一句要吃什么他才抬起头来。


“你瘦了啊。多吃点肉吧。来,我看看菜单啊,你有什么想吃的吗。说起来,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嗯,去见了一个人。”


“在北京见了一个人诶,皇风的人吗?还是说,你在北京金屋藏娇啊。”王杰希平时也不是那么喜欢开玩笑的人,比起叶秋这种垃圾话大神,他更多的时候是不说话靠眼神吓人,那日或许是因为他刚刷完了一条金屋藏娇之类的微博,顺着就说了。


“怎么这么说了。我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么。”


“你别这么严肃,我不就开个玩笑吗,说真的,每次你来北京看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都以为你是在看旧情人。”


“哪是什么旧情人。”


那顿饭他们吃的不太开心,叶秋全程低气压,王杰希也自知是自己先说错了话,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这人醋意能这么大。


 


王杰希洗了一把脸,都到了第八赛季他才知道为什么叶秋那样喜欢北京这个城市吧。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不对等。他什么都不知道。


北京不是那个人的旧情人,而是故乡。


 


他回想着这条路,却又感觉自己似乎不太懂爱情这种玄乎的东西,叶修是他的初恋,他能参考的对象除了表妹的言情小说就只有身边人,比如他的父母。他们也吵过,他印象中有那么一次母亲甚至闹得大半夜拉着父亲办离婚,那一次母亲红着眼问他以后跟谁。但他已经不记得他们是为什么吵起来的,也记不清两人是怎么回到的相敬如宾。


父亲似乎是说过那么一句,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不好么,其实你我都不想分开,也都在想让对方舒服些,明明都是这么想的,只不过因为达成这个目的的所作所为让对方不太容易理解……


 


是,两个人都不把想说的说出来。


都是做队长的人,都习惯了一个人把事情都担起来,到第十赛季的时候,被兴欣按在椅子上的叶修告诉王杰希关于榜样与靠山的那番话的时候,他还只当做是在荣耀这件事情上,叶修这位前辈想告诉他些什么。他开始学着不像老母鸡护仔那样护着微草,队里有什么事情也都说出来让大家一起解决,但是和叶修的感情问题,他还是都自己做自己的努力。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始终就觉得感情就该是他自己走一百步走到对方的身边。


可是恰好,对方也是那样想的。


 


总之做一些事情让对方不开心,明明感受到对方不开心,可是对方又什么都不说,然后就是冷战。他们热恋的时候就不是聊天99+的情侣,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就是组队打荣耀。


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清楚。


唯一清楚的,大概只有自己喜欢的那颗心,和自己想要一个人走完一百步的决绝。


 


有点傻。


王杰希把镜子上的水雾都擦干净了,却是忽然出现了一张脸。


 


“出去看雪吗。”叶修一边脱围裙一边绕到他身后,“老王,我想和你讲讲我家里的事情。你知道的,我家里条件比较不错,但是,老爷子比较古板。我一直在劝他。”


“当初我离家出走打荣耀他就气得不行,这也是因为咱们世邀赛为国争光他才允许了我继续在联盟工作的。”叶修的左手搭在他肩上,右手拿着那件微草绿的围裙,“我知道,第八赛季那会儿我不辞而别让你很不安,是我的不对。不过……”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个赛季我队里面事情多,压力也挺大的,有些时候回家就有些小孩子脾气了。”


叶修愣了一下,却是伸手揉了揉王杰希头发,他比王杰希矮了些,抬着头笑着望着那个人:“你呀,小朋友,在我面前就不要做微草好爸爸了。”


王杰希忽然想到第三赛季他们初见,诡谲的魔术师被挂在却邪上,他们走下选手席,那个从不在媒体面前露脸的嘉世队长在出口等着跟媒体说什么我自己发挥还行但是叶秋前辈更厉害之类的话的小魔术师,就为了说一句。


“小朋友,别做出那么成熟的样子,年轻人,这样多累。”


其实叶修也就比他大了两岁。


 


“好了,王杰希小朋友,冬天到了。我们一起出去看雪吧。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喜欢的。”


很多人喜欢调侃说什么南方人看雪,北方人看南方人,结果第五赛季冬休叶修到北京来找王杰希过冬,前者看着丢掉微草队长身份在雪地里疯玩的后者,还被吐槽了一句真不像个南方人。


“你自己就不喜欢了?”连着被叫了几声小朋友的小朋友王放了牙刷一把抓住面前那个人,小声念叨,“真是的。”


“喜欢喜欢,我当然喜欢啊。今早上煮了你喜欢吃的饺子,吃了一起出去玩雪吧。”叶修拉着王杰希往客厅去。


窗户外是飘飞的雪,窗户内是饺子的香气。


 


他们在中间那个位置相遇。

评论

热度(101)

  1. 林桑叶王安心委员会宣传 转载了此文字
    有人猜到是我好感动1551七夕快乐,再次感谢带我玩的大佬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