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喻王/中元节鬼怪9h】京中雪

一句话:南方人看雪,北方人看南方人

 


喻文州说是去京中赏雪。

 


“我是岭南人。此来京中,无非是为了赏雪。”喻文州折了一枝梅花给身边人,“让公子见笑了。我自幼只在书画里见过雪,这还是头一遭这么直接地看着雪落在我面前。”

“如此说来,你是特意来京中赏雪的了。”

“正是,家父极爱一副名为京中雪的画,每到冬日便将那画置于案上反复赏玩,那画中的正是这座山的雪景。”他半眯着眼望了一眼天空,“我没想过雪落下来是这个样子的。说起来,还未请教公子名讳。”

“王杰希。你叫我杰希便是了。”

“喻文州。杰希是京城人吧。”

“是。”

“没想到京城人也会专门来这山中赏雪,我感觉这山离城中还是挺远的。”

“那文州行的路比我远太多了,你从岭南来,一路上很是辛苦吧。若是此番京中旧不落雪,岂不是只能遗憾而归。”

“不瞒你说,我来京城已经大半个月了,我原本是算着往年京城下雪的日子来的,却未想今年的雪来的这般晚。我只得在山脚下的农户家中借住等这么一场雪。那家农户待我倒是极好,他们家中父辈都去京中以商为生,就留了幼子英杰和次子小别二人。我刚来那日先是上山去走了一阵子,下山便见着他二人在砍柴,我也是厚着脸皮去问能不能借宿,小别便是笑答正巧我家父母外出有空余的房间,无非是多添一副碗筷的事情罢了,又说他家就吃些普通的东西希望我不要介意云云。他二人也没想过,我若是坏人怎么办。”这厢他正说着那日的事情,王杰希便伸手帮他拂去了肩上落的雪。

王杰希见他愣神,便道,“是我莽撞了。冬日的雪,素来是拂了一身还满的。”

“无妨,只是不知,杰希是住在何处?怎得今日也来了这山中。”喻文州看着王杰希,却是没看清脚下的路,眼见他差点摔跤,还好王杰希拉了他一把,却听得他笑道,“杰希的眼睛似乎生的和常人不太一样?”

“你一口气问这么多问题,我倒是不好回答了。我算是京中人,却不是京城里头的,至于眼睛生的怎么样,那也不过是老天爷乐意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事情罢了。”

他二人也不过今日同是山中赏雪萍水相逢,许是都怕交浅言深,一路走来,两人都不大说话,不过王杰希偶尔提醒第一次在雪上走的喻文州小心,待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王杰希才开口问道,“说来,文州此来当真只是为了赏雪么。”

“此话何意?”

“无非是觉得你一个青年人,千里迢迢从岭南进京也不是赶考也不是见亲人,只是为了来赏雪,有些不合乎常理。”王杰希望了一眼远处一颗还未落尽叶子的树,“你家中待你很好吧。”

“杰希如何得知?”

“不然不会纵容你这样任性吧。”王杰希的口气有些许羡慕,他停了脚步,“雪要停了。”

“嗯?”

“可惜没能让你见着一场大雪。”王杰希低声说了句什么,喻文州没听清,只当是那人在解释雪为什么快停了。

“想来杰希生在京城也是常常见得雪景吧。”

“是啊,雪景于我并非什么稀奇的。”

“那今日为何要来?”

“我只不过是想见一见想要见雪的人。”

“这是何意?”

“没什么。以前听人讲起岭南人见到雪会很是激动,今日正巧下雪便想着来碰个运气,没想到真的见着了文州这样有趣的人。很多年没有遇见过了呢。听上去,文州的父亲是爱画之人?”

“正是,家父多年前是宫廷画师,因牵扯进了旧年的一桩案子便被遣回了家乡。那副京中雪也是他当年的至交好友明白他这人最喜的北国之物便是此山之雪,特意托人送来岭南的。”

“不知,文州可有跟着家父习画?”

“有的,不过不如家父便是了。”

“那文州不如下山之后画一幅赠与那山下农户的两个少年,也算是报答这几日的恩情了。”

“只是我此次远行未带笔墨……”

“你只管找英杰便是。”

“杰希怎知……”

“我知便是了,时候也不早了,下山吧。”





王是这座山的雪妖

因为看着专门来看雪的喻没有看到雪所以就送了他一场雪和一场相遇

然后山下的农户也是王安排的自己家的小妖怪啦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