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喻王古风AU】春草绿茸云色白01

春草绿茸云色白,想君骑马好仪容。

 

01

 

王杰希回京城的时候已经过了中秋,方士谦等一众师兄弟给他摆了一桌接风宴就算是今年团圆过了。只说那日方士谦翻出了不知道哪年埋在院子里头那颗老榕树下的酒分给众人,柳非不知是醉了酒还是接着酒醉装疯,把碗筷一扔,就冲过去一把抓住坐在她斜对面的王杰希。

“堂主,今日柳非就问你一句,那蓝溪阁阁主,算是什么人?”

王杰希这厢还在和许斌说着这些日子中草堂的事情,刚要跟他说此去和那蓝溪阁阁主喻文州商谈的内容,忽的被柳非一吓,差点将手中的酒杯摔了。

“这是怎么了?”

“堂主,中草堂和蓝溪阁在江湖上向来都是相对而处的,况且今下天下乱的很,那蓝溪阁在岭南,指不得是要跟着那个前些日子造反的岭南王混的。我记得我进中草堂的第一天就听得老堂主教诲,忠君爱国当首位。”柳非松了手,站在王杰希面前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放,只语速越来越快,“为何你这次在这种时候要特意去南边找他,我,我前些日子听京中人说堂主是不打算管我们了,说是要跟着那个蓝溪阁阁主去浪迹天涯。我还见着有那种话本,讲的……讲的……”说到这里她红了一张脸,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下去了。

王杰希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笑道,“非姑娘这什么话。我当年受老堂主之托就定是不会弃中草堂与不顾的,你也知晓,如今天下大乱,我此去见喻阁主也有我自己的考量,你且放宽心,在我这里,中草堂始终是在第一位的。至于你在市井上看到的那些东西,当年我还见着过人打趣我与你方师兄呢。这不是我多年没有娶妻嘛。总有些人喜欢说些有的没的,你就当是故事便得了。”

柳非手撑在桌上,握拳又松开,她本想说些什么,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好半天还是刘小别喊了一句“这是给堂主的接风宴呢,大家来,吃菜,吃菜,咱们方师兄下厨哪有那么容易碰到的”众人才都回过神来纷纷夹起菜来,王杰希拍了拍柳非的肩膀,小姑娘咬了咬嘴唇也就回了自己座位上。

宴上众人倒是未在提起喻文州和王杰希的事情,待到月上中宵,众人都散去了,方士谦才抱着卷轴独自一人去了王杰希的房里。

 

“所以你们两到底怎么回事,谈妥了?好聚好散?此时先各自做各自的事情等待天下安定了一起隐居山林?你跟非姑娘说你有自己的考量,你是哄得了他们,不过也就仗着他们进中草堂的时间太晚,没见着你当年跟那喻阁主在京城里策马仗剑煮酒看花。”方士谦将那卷轴往王杰希房里的案几上一方便数落起来了,“不是我说你,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也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不是让你敲了门再进来么。”王杰希从屏风后头出来,他头发半披着,似乎是已经准备要歇了,“我和喻文州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答应过老堂主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得到的,我说我有自己的考量也自然是有的。我且与你说了,虽说中草堂向来将忠君爱国放在首位,但若是君不为君,国不成国的时候,我们还要守着这样的规矩吗?你想想,当今圣上登基以来,出了多少乱子,各地有多少起义,若不是那将军叶秋用兵如神,只怕这天下早就不姓陶了。”

“我去把门关了。你继续说。”

“今日夜也深了,刚喝了酒,早些休息吧。我先简要说几句,明日再和你细说此番我和喻阁主谈的东西。其一,陶轩其人,于民无益;其二,叶秋是个能人,若能为你我所用,最佳;其三,喻阁主不会跟着岭南王,那也无非是个枭雄罢了;另外,虽然历来中草堂和蓝溪阁是对立而居,可那也不过是些陈年旧事罢了,向来如此的事情,又一定是理所应当的么。我今日言尽于此,方师兄还是回去早些休息,今晚佳酿醉人,只怕会搅乱了思绪,待明日天明之后,我再与你和许斌详说这次的事情。”

“你说的我何尝不知,只是你也要记住,喻文州这人心思之深非你我能及,他身边那个剑客虽然话多,但是武功上可是一等一的好手,你跟着他们一起做事,别最后把自己卖了进去。当年你二人是哪般你比我清楚。”

“都是旧事了,当年方师兄不在京中,很多事情我也难和你讲清楚了。只是喻阁主和少天,的确是信得过的人。”王杰希转身往屏风后面走过去,又停了脚步道,“那卷轴就搁那儿吧,我明日再看。你当年伤得重,虽捡了条命回来,但还是要多加注意身体,别大半夜到处乱窜,中秋都过了,寒气重得很。堂里的事情有许斌帮我看着,医术上的事情我不便多说,但袁柏青是个好孩子。”

“算了算了,你的事我不多说,你也别管我。走了,晚安。”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