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喻王古风au】春草绿茸云色白02

是想日更的林桑


02

 

且说方士谦推门走了,王杰希却是睡不着了,刚方士谦提起他当年和喻文州在京城里头曾经策马仗剑煮酒赏花惹得他想起了些陈年旧事。当年喻文州一个岭南人,孤身一人来京城说是求学,他人生地不熟,讲话还带着些粤地的腔调,那日大概是在西市想买些东西,到了日头偏西归去时却识不得路了。


是秋日吧,道路两旁叶子落了大半,空气是干的,喻文州大概是穿着那身他穿惯了的蓝色袍子,手里提着刚买来的东西站在稀稀拉拉的人和燕雀之间张望。而他呢,那时候中草堂堂主还是他师傅林杰,他只是中草堂一个天赋异禀,长相也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的弟子,有人说堂主要把中草堂给他,他的师兄方士谦不太高兴,整日和他吵架。他们吵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他记不太清了。那日他得了师傅的令去西市接一个贵客。


“我前些日子算了一卦,九月初八,西市将有贵人。你且去。”


“何人?自何处来,相貌如何,衣装如何?西市之广,此人当在何处待我?我当在何处侯他?”


“你且去便知。那人自南来,相貌清秀,着蓝裳。”


“那待到九月初八我便去西市等着这位贵人将他带回中草堂吗?”


“是。”


他是如何一眼看到喻文州的?那人与旁人也没什么不同的,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罢了,只是比常人清秀了些,在人群中亮眼了些罢了,只是……和常人不太一样罢了。总之他一眼看到了那个在西市不知该往何处去的少年,就是这个人了。


“公子可是从南方来的?”


“是。请问有何事?”


“在下中草堂王杰希,奉堂主之命在此处等你,去中草堂。”王杰希想着那人应该是会惊讶的,毕竟自己在大街上走着,正找不到回家的路,忽然冒出来一个人问他是不是从南来,又跟他说什么我是谁谁谁奉了谁的命令在这里的等你。王杰希只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怎么看都像个骗子。


“喻文州,我自岭南来,上京求学,承蒙林阁主款待。”


“你知道我师傅?”


“中草堂我自然是知道的。不知阁主为何会在意我这个无名小卒。说来,我该如何称呼……”


“我是成乾十二年生的。至于为何要来寻你,你既然知道中草堂,自然晓得中草堂是做什么的。”中草堂虽说听名字像是个药铺,内里却是以占星之术显赫于江湖朝野的门派,和那岭南的卖情报的蓝溪阁算是江湖上极为重要的两股不靠武力立足的势力。只这两家,素来是有些过节的。


“那多谢林阁主赏识了,也多谢前辈今日能将文州带出这西市。”喻文州微微一笑,“说来这西市倒是有些门道,我在这几处转了好几回了,却还是没找到出去的路。”


“是吗?你跟着我吧。”

 


王杰希翻了个身算是把那些旧事和莫名其妙的感情都压在身下了。他似乎又梦到了喻文州,虽然他们刚刚才见过。江南草木凋,喻文州还穿着蓝色的衣裳,只是上面多了蓝溪阁的花纹,身边也多了一个话多的剑客;而他穿着中草堂的绿色长衫,把之前画下来的星象图递给了身前的喻文州。


喻文州比他们刚见面的时候长高了些。


“喻阁主,请多关照了。”


“承蒙王堂主赏识。”

 


一夜无梦,待到天明,王杰希却是收到了宫里来的圣旨,让他送一副星象图进宫面圣。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