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喻王古风AU】春草绿茸云色白03

03

 

当今的皇帝陶轩登基多年,无甚建树,猜疑心极重,却总是想着自己要励精图治,要排除异己要改革弊病,改过来改过去只惹得百姓赋税日重,官场腐败之风日盛,民怨四起、各地都有人揭竿。


王杰希想起自己七八岁刚到中草堂的那阵子,这个王朝大概是在那个时候或者更早的时候就已经风雨飘摇,毕竟安生了太久,承平的君主除了享乐什么都不会,他们不会记得自己的祖辈也曾经是草莽,自己和这天下人本没什么区别。只那个时候,表面还是安生的,只是私下里,茶馆酒肆会有人说起前些日子的圣旨有哪里的不妥,又或是哪位官大人又仗势欺人。他进中草堂的第一天,林杰跟他说中草堂的规矩第一条就是忠君爱国,那人说的时候叹了口气说如今他还有很多东西不懂,以后再与他细说这条规矩。


只可惜王杰希没能等到林杰和他细说的那一天。


陶轩登基那年关中地震,中原大水,天降异象,他让中草堂主林杰进宫与他讲当时的星象。


“我此去怕是要在宫中待上些日子,杰希,你过来。我之前交代过你的事情都记下了吧,关于中草堂的,关于蓝溪阁的,关于这朝野上下万民百姓的。”


“记下了。”


“我不在这段日子,杰希便是堂主,你们万事听他的,士谦不要和他闹,你帮衬着杰希些。”


这大概便是靠星象立于世的中草堂堂主,那个人入宫,的确很长,长到成了他的整个后半生。林杰入宫的时候是七月天,太阳毒的很,一众人被阳光刺得睁不开眼,柳非不知是因为那阳光还是因为什么,还哭了许久。等到他因为意外死在宫中,再被葬在中草堂的墓园中的时候,已经是冬日了。那也是个大晴天,雪后的晴天,冷得很。


王杰希看着宫中派来的参加葬礼的人,他们穿着黑衣裳,脸上的表情比他们这些中草堂的人还要难过,他们一边哭一边劝王杰希节哀顺变要继续搞好这中草堂,要继续,为皇家做事。他想着那年林杰跟他讲的忠君爱国,觉得讽刺。


哪有在宫中偶感风寒的人,还是个算得上皇帝贵客的人,能就这么快的去了?


宫中的人来送丧讯的时候,他还在和喻文州闲聊,那个人穿着自己带来的蓝色长衫,外头却披着王杰希的墨绿色大氅。他在跟喻文州说他昨日看的星星,跟他说明日一起煮了酒去城外的清水桥看梅花,问他什么时候回岭南,问他今后有什么打算要不要就留在中草堂。喻文州听他说,偶尔回两句,说起未来的时候,只道自己到底是岭南人,家中还有高堂,不能留在中草堂了。


“也不知道师父怎么就觉得你是个注定得跟着我来中草堂的贵人了,你根本就不能留在这里。”王杰希将腰间的玉佩取下来递给喻文州,“这个给你,你到底也是在中草堂带了那么久的人,这块中草堂的玉佩,以后能护你安全的。”


喻文州一愣神,王杰希就直接把那玉佩往他衣服里头塞,手伸进去的时候,却碰到了一块硬的东西:“你的护身符?父母求来的吗。”


“……是,他们希望我可以长命百岁,其实,我来京城求学他们也是不愿意的。”


“你很少和我讲起你家的事情。说起来你来中草堂也这么些年了,我们两一起念书练剑,我还带着你一起看过星象,怎么说,我觉得我和你的关系,没有那么得远吧。”王杰希似是发现自己失礼,又赶忙在对方开口前说,“你要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也不必跟我讲的,我也就今天兴致到了提一句罢了。”


“其实我家也没什么特别的,我父母……都算是江湖人吧,我还有个发小,是个很厉害的剑客……”


“王杰希!”方士谦是那个时候忽然闯进来的。

 


“师傅走了。”

 

 


“臣王杰希,见过圣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