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喻王古风AU】春草绿茸云色白04

是强行日更的lof崩了一天的林桑


04

 

“这是圣上要的星象图。”

 


陶轩命刘皓去接了王杰希递过来星象图,却没准备打开看,他理了理自己的袍子,又慢悠悠地将面前案上的奏折垒好,似是殿上并没有跪着那个众人都要礼让三分的中草堂主王杰希。“刘皓,先前那叶将军递上来的折子呢,我怎么寻不到了。”


“昨日叶将军送过来的折子圣上已经批阅过了,是关于粮草的。”


“是吗,他今日没有再上折子了?我听闻,南方又起事了,你说,朕是否要亲征呢。不若我将大将军的名号给自己吧,我总觉着,这叶秋握着那么多兵权,不安稳啊。”陶轩喝了一口茶,瞥了殿中跪着的王杰希一眼,“若不是提起岭南的事情,朕都忘了王堂主还在这里了,刘皓你也不提醒我。王堂主先起来吧,朕听说,王堂主前些日子去了趟江南。”


“谢过陛下。臣前些日子的确是去了江南。”


“七月流火,不知江南是怎样的风光。朕少年时代跟着吴太傅读过和江南有关诗,什么游人只合江南老之类的,也很有向往之情呢,只是被困在这皇城内,倒是去不了那样远的地方。不若,王堂主和我讲讲,这江南的模样。”陶轩身子往前倾了些,王杰希只觉得什么猛兽已经冲到了他面前。“说起来,那蓝溪阁的喻阁主也是去了江南吧。这宫里头整日无聊的很,朕前些日子让那戏班子给朕和众位爱妃唱了唱如今京城里头最时兴的戏本,有一出讲的是断袖之癖。江湖上相互对立的两个门派的首领,他们年少相识,那第一折戏唱他们一起去城外打猎,又是互相保护又是同宿同眠,朕记得是说那个时候他们还不清楚对方的身份怎么的。结果你猜怎么着,第二折的时候他们就拔剑相向了,还一边说着这些哀婉绮丽的词儿。王堂主前些日子不在京城,似乎是错过了一出好戏呢。”


王杰希猜不准陶轩这个人有什么意图,他只知道这个人喜怒无常,以及,这个人绝对不希望蓝溪阁和中草堂修好。他出门前给自己算过一卦,这次应当是有惊无险的……他一面听着陶轩念叨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一面冷汗直流。


他不愿意对着这个人称臣,但此时显然不是时候,这个王朝还没有走到末路,他需要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大概不是什么岭南的叛乱,王杰希在等一场从内向外的崩溃。


“说起来,王堂主在江南遇见过喻阁主吗?”


“遇见过。”


“朕记得以前林堂主和我说,中草堂和蓝溪阁关系很不好,不知王堂主遇见这喻阁主会做什么?拔剑而立吗,想来王堂主的武功是比不得喻阁主身旁那位黄少天的吧。”


“臣只是一个占星之人,若论武功自然是比不得少天的。只是中草堂和蓝溪阁虽有旧怨,臣和喻阁主却不是那般不明事理之人。当年的那些旧怨早就算不清了,何不如重新开始?”


“王堂主这是要和蓝溪阁修好吗?”


“非也,臣只是不想树敌罢了。在江南也只是和喻阁主在一酒肆里共进了一次晚饭罢了,只是那江南的菜色既不对我这京城人的胃口,喻阁主似乎也不太喜欢,我们便早早散了。”


“原是如此,前些日子不知是谁,尽然上折子说,喻阁主和王堂主有分桃之情,这次两人在江南是要商量着颠覆了我陶家的天下,来个你为王我为后的戏码呢。”


“臣是中草堂堂主,自然谨记堂里忠君爱国的规矩。”

 



“如此吗,你先下去吧,你且在宫中待些日子,与我讲讲星象和江南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