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喻王古风AU】春草绿茸云色白05

是因为lof活动激情吹王混更的林桑


05

 

江南,应当从何说起呢。

王杰希少年时代就和喻文州说起过江南,他们一个岭南人,一个京城人,对江南的记忆无非是些诗词歌赋才子佳人,不过喻文州至少上京的时候走过京杭大运河,比起王杰希来,还算是了解江南。

“我来的时候是秋日了啊,哪有什么桃花,杰希怕是读书读傻了。”喻文州把手里的书裹起来敲了敲王杰希的头,“秋尽江南草未凋,我没有时间也没那个闲情逸致去仔细的瞧,就路过金陵的时候,有去看栖霞寺的红叶。我去的时候稍微早了些,叶不尽红,却是别有一番风韵。”

“我听师父讲过苏湖熟天下足,挺想亲眼去看看的。”王杰希低头躲了一下,正巧看到喻文州袖口绣着的竹叶,“是哪家姑娘给你绣的?这不像中草堂的绣娘的手笔。”

“杰希说笑了,我成日里都是和你在一起的,又哪有什么时间去见姑娘。”

“说的也是……那这是谁绣的?总不能是你自己绣的吧……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刚是在说江南吧……如果有机会,还是真的很想去一次呢。只是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离开京城。”

“怎么了?”

“没什么,前些日子有个前辈在城郊……我们这些人看尽天机,总是会尝到恶果的。”

 

“王堂主觉得,江南最妙可是那才子佳人的戏本吗?”陶轩打断了王杰希的思绪,他这才惊觉自己并非是在十年前的中草堂,而是在如今的皇城中。

“自然不是。圣上可知一句歌谣,苏湖熟天下足。臣看来,这才是江南最让人喜爱之处。”

“如此么,这么看来,王堂主倒是比朕更适合做这天下之主呢。”陶轩示意刘皓将之前王杰希送来的星象图递到他手上,他一边看着图一边说着,“不过说起来,都说才子佳人才子佳人,京城中不少人把王堂主叫做什么四大才子之一的,这没有佳人,何来才子?王堂主已经快至而立之年了吧。”

“回圣上,臣今年二十有七了。”

“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王堂主心仪哪家女子,到这个年岁了,王堂主还不娶妻,难怪总有那么些风言风语了。朕记得那喻阁主也是不好女色的。”

“臣是中草堂主,占星之人,不宜近女色。”

“这样吗……林堂主昔日染了风寒,没能熬过那个冬天,朕当时还和他说要好好照顾他这个徒弟,却未想到这一条,还好朕没直接给你指婚,不然岂不是坏了王堂主的事。”陶轩右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那星象图,另一只手敲着面前的案几,“我的三女儿,德言容功都是顶好的,我想了想,王堂主只是不宜近女色,也不能不娶妻吧,这传出去风言风语太多了,说什么你有断袖之癖的,更有甚者,说是朕要打压中草堂呢。”

“圣上待中草堂,待臣,自然是好的,只是臣无意高攀公主。”

“莫不是王堂主有心仪之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