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喻王古风AU】春草绿茸云色白06

在最后赶上了日更www


06

 

“自然不是。”王杰希右手藏在袖里,陶轩看不到他手紧握成拳,只看着他面不改色地说着些和风月无关的话,“圣上不是让臣讲江南吗?臣去江南的时候是秋初,臣看着田野间有收粮食的农夫,臣也听闻有农妇在家中忙着织布,街市还算是热闹,逢十的日子路边的摊子上有好些精巧的物件。这可是圣上想听的江南么,至于那些风月故事,臣没去过那什么秦楼楚馆,只听得酒肆里有说书先生还在说着张生和崔莺莺。”

“这样吗?作为皇帝,朕的确不应该去关心这些男女之事呢,叶将军也和朕说过。不过朕却觉得这些事情更有意思,王堂主如此心系苍生,怎不想想入朝为官,甚至是,坐在这龙椅上来?”

“臣不知是做错了何事,自前几日入宫以来,圣上多次说臣有谋反之心,说是要臣讲星象图,讲江南,却是次次都问臣是否见过喻阁主,与喻阁主说过些什么,问臣是否有谋反之心。臣请陛下想想,若陛下是臣,一个每日想着忠君爱国的臣子,日日听着君主问他你是不是要谋反,圣上会有什么想法。”

“王堂主话说的漂亮,只是王堂主大概不知道,茶楼酒肆,人多眼杂,隔墙有耳呐。刘皓,把你知道的都学给王堂主听听。”

“是。”刘皓走到王杰希跟前对他行了个礼,开始说到。

 

“喻阁主。”

“我特意选在这种地方,你还叫什么喻阁主。莫不是还要我跟少天叫你王堂主了?”

“自然不是,既然是文州选的地方,那自然是没有问题的。那我长话短说了,前些日子我看天象有异,我有跟你提过的。”

“你说过的,紫薇星动,时机已到。”

“对。十年前师父不明不白死在宫中,旁人都以为是魏前辈接着进宫面圣的机会杀死了师父,但我清楚这一切的幕后主使。这些年蓝溪阁和中草堂对立而居,也无非是为了避免皇家的猜忌。师父曾经跟我说忠君爱国当放在首位,又跟我说,还有些话要以后才跟我说。当年我没有等到师父和我说那些话,如今我倒是自己清楚了。”

“君不君,国不国,谈什么忠君爱国。当忠新君,爱民之国。只是杰希说时机成熟,莫不是像利用那岭南王?我看着那岭南王也不是什么成事之人,前些日子他刚拿下一座城池,就只顾着搜罗美人和珍宝,不过是个莽夫罢了。”

“叶秋,你可知晓?”

“自然知道。当年我去京中求学,曾遇见过叶将军回朝,他在马上的英姿当真令人折腰……”

“那你便为他折腰罢了。”

“杰希这什么话,我们这说着正事呢,你到吃起醋来了。这要是传出去,京中无数少女倾慕多年而不得的中草堂主连这种飞醋也吃,岂不是笑人。”

“文州不是说过此处安全了,你我二人私下说说,怎会传出去。不过你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虽然你是福厚之人,但到底是跟我这种偷窥天机注定要遭天谴的人……过的。好了,话说回来,你可知道,那陶轩,已经不信任叶秋了?”

“这不奇怪,叶秋功绩太盛,陶轩如何容得下。”

“我听闻,他在练兵。似乎要往东来。你知道的,他如今在西边。”

“我明白你的意思。”

 

王杰希脑子里飞快的回想那日酒肆里的事情,那是喻文州选的地方,按蓝溪阁的情报能力来说,应当是安全的,况且还有天下第一的剑客黄少天为他们放哨……不应当啊。

 

“王堂主和喻阁主,还真是情深意切呢。”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