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

本命王杰希。

感谢相遇

【喻王七夕/10h】痴人之爱

 七夕快乐!!!!!


是一个关于平行世界的故事。


我见过你。

 

 

 



【喻王】痴人之爱

现代AU/突然脑洞

 

我见过你。

 

 

 

辞职之后的第十三个早晨。

 

王杰希依旧在九点半的时候醒来,窗帘没有被风吹起,他也没有心思开灯,屋子里还是暗的。笔记本充电的光亮着,绿色,一个晚上足够它从百分之零再到百分之百。枕边的书还留着昨晚折过的痕迹,看到九百四十一页,作者写“不太好看的人,最耐看。”,他看到这里,就睡了。

 

他本来是名校毕业,学的经济,保研本校,进了四大,旁人只管着羡慕,可他自己只觉得这人生太过于顺理成章,缺少一些生趣。家里是书香门第,从小喜欢看书,看的够杂却不精于某一方面。其实也没什么好的。“读书这种事情,就那样吧。”王杰希对着那些夸他喜欢读书的人其实是不在意的,只是个兴趣而已,而且这么多年,读了那么多,其实说起来真正有用的不过那些个经济学的著作。至于其他的,少年时代被老师称作闲书,往后来,父母说他是不会读书,才落得陷在书里的结局。

 

这是他辞职的时候他父母说的。

 

“我不想做这一行了。”

 

他交了辞呈回家,母亲只当他是下班,依旧是做了一大桌菜等他回来,他和往常一样帮母亲摆好碗筷,然后叫在楼上看书的父亲下来,再然后拉开三个人的椅子。一切都在寻常不过,桌上的菜都是家常菜,父亲的碗边上还有一小杯白酒。他话说的太突然。

 

突然得像在开玩笑。

 

“哪一行,随便写东西那行啊。”母亲一边夹着菜,一边笑,“来来来,多吃点肉啊。你工作忙,怕是常不吃午饭。说真的,你也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总得有个人知冷知热的才好。”

 

“会计的工作。”

 

这大概就是空气冻住的样子。以前王杰希很厌烦在文章里看到这种句子,他觉得假。那日,他是真的信了。

 

“会计的工作。”重复了一遍。

 

“那你想做什么。”他以为父亲会摔筷子或者怎么的,可是后者只是抿了一口酒,然后好声好气地问他。“你想写字为生,还是再去找一份什么专业对口的工作?或者说你想出国继续读书。你说,我和你妈就在这儿听着。”

 

王杰希自小就是有些怕他父亲的,其实那是再温和不过的一个人,很少骂他,绝不打他,只是自小就喜欢和他讲道理,一讲就是半天。过再多年他都会记得七八岁的时候,父亲带犯了错的他散步,他腿都走软了,父亲还在说。

 

“你要做伊卡洛斯,我也只能劝你飞低一点,翅膀终归是你自己的。”

 

“只是你记住,别飞太高了。”

 

然后就是现在的生活了。他成了无业游民,整天宅在家里,甚至某种意义上成了啃老族——他有自己的存款,可是父母总觉得他还没结婚,就和他们住在一起是应该的。总之他就每天待在自己家里,睡到九点过起来,开电脑,看看书,写写东西,然后和曾经有过交集的编辑作者之类的聊聊。他有些时候觉得自己像还在读书的时候的假期,只是这个假期没有收假的那一天。

 

方士谦通过大数据来告诉他写什么最容易火,文末是我知道你绝对不会写这些。那是他大学时代的好友,都在一个读书的社团,他们一个是计院的学霸,一个是经管院的大神,隔三差五地聚在图书馆,从兰波到霍桑,他们从不谈起专业的东西。

 

方士谦大抵知道王杰希辞职的原因,却也说不清楚,最后也只能发了这么个文档给他。隔了好久,又添了一句,你比我胆大。

 

他从大学的时候就知道王杰希这人不是池中之物,不是说他专业课学的有多好多好,GPA有多么高,这个人看书的时候会发现很多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写下来的字也都一看就是他写的。他读尼采的东西,却也只是把那当做一个老朋友的家,有时去看看,不久待。不像学经济的人,也不像所谓的文艺青年。

 

独一无二的那种。

 

你也可以一起来。

 

王杰希刚开了电脑就收到方士谦的消息,他删删改改,最后还是把最开始这句话回给了他。然后退了QQ,开文档,他昨天本来想写一个中篇的大纲在睡,但是从七点到十二点,他的文档始终只有三个字。

 

男主角的名字。

 

喻文州。

 

 

这是他个人的写作习惯。从一个名字开始,然后完善这个名字的人设,然后想出这整个故事的脉络,再然后,就是一篇完整的小说。方士谦说他这是歪门邪道,要不得的,他就把自己存了不少作品的文件夹截屏再附带一些发表出去的东西的照片一并打包发给方士谦。

 

可是这一次不太顺利。

 

他大概是在梦里遇见了喻文州这个名字,他醒来之后就念着,很好听,仄声的姓带上两个平声字,他反反复复地念,却迟迟没有动笔。他大概等了一年多。就一直写些其他的东西,歌词格律诗散文,但他那一年多都没有写过小说。方士谦说他从前写东西是歪门邪道,他也只能认了。但他就是不愿意扔下这个名字,他宁愿扔下读者。

 

任性。

 

他笔下写过的角色不少,按理说设定一个角色不是什么难事。他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喻文州这个人应该是生在两宋时候的翩翩佳公子,每日吟诗作画,可是后来觉得不应该这么简单的,这个人应该经过一些什么的,不是血海深仇,大概是受过一点什么感情上的挫折,他这么设定过,但是觉得不行。

 

这不是喻文州。

 

王杰希打开电脑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见过喻文州,喻文州不是这个样子的。绝对不是。

 

后来他试过现代都市的精英,试过末世的科学家,甚至还试过修真的背景。可是那都不是喻文州。

 

不应该。

不应该。

不应该。

 

他一次次地清空了文档,从他还在工作每天并没有多少时间对着文档到现在辞了工作理论上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对着文档。他写不出哪怕一个字。除了那个人的名字。

 

他没和旁人说起这些事情,方士谦一直好奇他为什么一直不写小说,他说那九个女神不眷顾他了,说他工作太忙了,说每天都算东西只怕写下来的都是数据。方士谦跟不不信这一套,一直问他是不是恋爱了或者喜欢上了谁,还煞有介事地说着要帮他把把关。他也只好回了一句是是是,方哥哥,我喜欢你很久了,你看怎么样啊。

 

对方回了他一个翻白眼的表情,也不理他了。

 

 

十点了,王杰希下床开了窗帘,冰箱里有昨夜剩下来的菜,他烧水煮面,把那些东西都混在面里面,也算是一顿早午餐。房间空荡荡的,父母都还在工作——两人都是大学教授,他却每天待在家里。闲下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挺过分的,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辞掉了很多人羡慕的高收入的工作,赖在家里面,做一些不知所谓的事情。

 

而且这十三天也没写出个什么了。

 

哦,写出了三个字。

喻文州。

 

 

第十四日醒来,王杰希觉得,喻文州说不定是个打电竞的。对于游戏之类的东西他不甚了解,儿童时代为了合群玩过一些留行的游戏,他技术不错,曾经带飞过三五好友,其间有人劝他去打职业,末了又说他成绩这么好还是少打些成绩为好,又说这什么你这种人做什么都好,真是羡慕啊。他不知道怎么答话,方士谦说过王杰希这人很烦,是个天才又不自知,也不是说那种不努力的第一名,就是,烦呀。方士谦一边说着还一边敲了敲他身边的桌子。

 

也许是因为昨天看了和电竞有关的报道吧。王杰希开了冰箱,看着一盒子的剩饭有些不知所措,这是他昨晚特意留下来今天炒炒饭的隔夜饭,可是他突然不想吃了。

 

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他终于想到了一些关于喻文州的东西。这个人是打电竞的,大概是类似他曾经玩过的那款地下城与勇士那种模式的游戏,这个人温温吞吞地,不可能是噼里啪啦打着键盘也不可能咋胡咋胡地刷公平,大概是类似术士那种职业,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拿着一根上面盘旋着龙的法杖,他在吟唱。

 

他开始回忆这些年自己接触过的电竞选手,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人和他梦见的那个名字可以重合,喻文州,这个人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是一个术士,他在吟唱,他的手速可能不快,那么他为什么会走这一条路。王杰希对着空白的文档在脑子里开始填补这个角色的空白,他想要写些什么,他一定要写些什么。

 

关于喻文州。

关于他梦见的喻文州。

 

他从去年开始就在构思这一部作品了。王杰希忽然想起他十七八岁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在论坛上写些杂七杂八的小说,一面他不敢告诉任何人,一面又无比期待读者的到来,其实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开始动笔,他脑子里有的只是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连大概的框架都没有,那时候他还没有学会写什么大纲,就每天打开文档,写到哪里就算哪里,闲下来的时候他就开始想,如果有一天他写完了这部作品。

 

鲜花与掌声,他最开始打开空白的文档,也许只是为了这两样。

不过这次不要一样。

 

他父母已经去上班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和满屋子的阳光。

又似乎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在讲他没有听过的故事。

 

“我十五岁那年第一次接触了荣耀这个游戏,第一次,我选的是魔道学者,我觉得魔道学者上天入地,肯定很有趣。但我大概不太适合,有朋友给我推荐了术士,我就去建了一个术士试试,也没怎么认真捏脸,我也没想到后来这个职业会陪伴我十年甚至更久。然后我遇见了我的老队长,他很赏识我,带我入了战队的青训营,我在那里过得不太容易。我好像忘了说起我的手速有点慢,在职业选手里面的话,大概是垫底的。不过我有遇见一个好孩子啦,我和他的关系很不错,在我还在青训营的时候,我还遇见了一个人。”

 

王杰希忽然意识到他似乎知道那个人。

那个穿着绿色队服的少年,有一张熟悉的脸。

 

十七岁的王杰希。

书桌上还有照片,高二那年王杰希拿了奖学金,穿着校服站在主席台上。拿着话筒意气风发的站在台子上畅想未来,而喻文州在给他讲那个人,也在聚光灯下说着差不多的话。

“未来可期。”

 

“那个人从一开始就很耀眼,之前跟你说过的,我在青训营的时候挺平凡的,因为手速的问题,而且那个和我关系很好的人是个少年天才。说回来我遇见那个人,我遇见他的时候是第二赛季,我们都还没出道,坐在观众席看百花打嘉世,都是很强的战队,嘉世的队长叶秋被人叫做斗神刚拿了第一赛季的冠军,百花的新人是双核,繁花血景所向披靡。然后他坐在我身后,我们,就忽然聊起来了。”

 

“我跟他说,你好,蓝雨,喻文州。”

“而他说,微草,王杰希。”

 

王杰希。

王杰希。

王杰希。

 

这个名字在王杰希脑子里荡开来了,就像一粒石子被扔到水里面,那个人还在说着喻文州和王杰希的事情。从第二赛季相遇定下要在第三赛季一起出道的约定,再到第三赛季魔术师横空出世方世镜按下了跃跃欲试的蓝雨双核,他说起第四赛季两人都曾遇到过铺天盖地的指责,他们半夜连麦打竞技场虐菜,谈天说地。然后,那个人说第五赛季的时候转型成功的王杰希带着微草拿下冠军,庆功宴的晚上被队友灌醉,给喻文州打了电话。

然后说,我喜欢你。

 

 

大概是还在做梦。

 

王杰希是交过女朋友的人,不过出得日子不太久,大多的时候他只是单身一人。爱情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太不重要,他也从来没有想过,未来会和一个怎样的人在一起。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一个梦。

 

喻文州还在跟他讲那些陌生的故事,用他熟悉的名字。

 

他感觉自己好像饿了,走到厨房的时候他忽然惊觉,这根本不是一场梦境,他伸手去触碰火苗的时候,烧的疼。

可是身边没有人,只有风和锅里的油在响。

 

喻文州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炒了蛋炒饭,一边吃一边搜一些关于平行世界的东西,童年时代他也想过如果还有另一个他,但是做着和他不一样的选择,走着不一样的路,遇见不一样的人,会是怎么样的。他想过自己成为医生,也想过自己从一开始就走了文学的路,他倒是没有想象过做电竞选手的自己。他听那个人将的微草队长着实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可不敢想,自己这么好。

当然,他也没想过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会和一个男人表白。

 

“我也没想到过,在这个世界我甚至没有遇到你。我以为就算我当时真的被蓝雨踢出去了,兜兜转转我们也会相遇的。杰希,缘分真是奇妙啊。”


“在那边,你第五赛季跟我告白的时候,其实我也挺意外的。我在更早的时候就喜欢你了,在我还不太懂爱情的时候,我以为只是因为你拉了一把深陷在泥沼中的我给了我继续走下去的勇气,所以我感激,结果某一天我不小心在一个论坛刷到了一些奇怪的小说,我才突然想清楚了。至于你,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就……直接就跑来告白了。第十赛季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去世邀赛,去一个很大很大的舞台为国争光,我在苏黎世跟你求婚了。”


“那天晚上庆功宴,我们在酒店里……”


 

王杰希回头一看,窗帘在乱飞,一个人都没有。

 

 

辞职的第十四日,王杰希打开文档,删掉了原本写好的喻文州那三个字。

 

嘉世对百花。

他重新写下了一行字。

 



评论

热度(46)